博发
世事无常,谁又能把日子过的那般纯粹无暇,以一颗简单的心,打望四季轮回。我们以为所求不过最简单的拥有,久而久之,却忘了你渴望的,是否已将过往摧毁,那颗曾经信誓旦旦不会堕落之心,看惯了人世冷漠,再也经不起多少波浪。只是,在某个日落黄昏的夜里,轻轻摇问镜中那疲惫的容颜。多少次,言不由衷,多少往事,已成了故事。 其实,若彼此忘记,何曾不是一种解脱,简简单单的重逢,又别离,不会产生多少无奈的感慨,最多不过饭后闲暇静坐,说起那时的尴尬之事,偶尔还能润湿眼球。不过,没有人会刻意记起,亦不会追问,一茶一饭,已是最美好的重逢,没有谁去感慨,没有多少故事可以收藏。 最怕不能挽回,却仍旧记得那么一些琐碎的事儿,不相见,只是在细雨温风的日子,送去问候,不打扰,不言过往。想起只是那些铭记于心的过往,没有浮华沧桑的感慨,亦没有那么多的触目惊心。可是,重逢的画面,皆然不会如人所愿,哪怕刻意掩饰,终究还是入了眼,入了心。再也无法当做什么事也不曾发生,哪怕简单的问候,也不知该从怎样的话语开始。 如若可能,只可淡淡相逢,不可那般情深。 情浅,决然不是无情,不是冷漠,而是将所有忽如其来的东西,当做生命的必然。不将往事刻意记起,不将情缘故意删减,那聚与散的界限,必然在冥冥之中被安排,不论如何挣扎,终究逃不过属于彼此的宿命。 谁也难以那么明确的知晓,一个人,在另一个人的心中,占据着多少分量。所以,不必把情意表现的那么透彻,只需要在相见的时候,把最真实的自我,展现在另一个人面前,忘记也好,深刻也罢。有些缘分,哪怕可以追逐,终究只能是匆匆过客,有些相逢,即可以把彼此缺失的时光填补,重新在人海间,找回曾经失落的美好。 然而,谁又能把情绪调节的那么恰到,可以毫无表情的祝福,一个深深眷恋的人,祝福那个梦里魂牵不忘的人儿,从此再也不会在乎她的悲欢。一个人,不是选择忘记即能忘掉,不是选择离开,就能彻底与过去告别,反之则不能放下,又不得已必须放弃,才离开一座城,一个人。物事人非,那熟悉的草木,砖石,仿佛每一个曾经走过的地方,皆然被施了魔法,结下了深深的纠葛。 可是,那逝去的时光,已把过往埋在旧梦里,不论以怎样的姿态怀念,以怎样的心情感受,留念,终究已然回不去。与其给彼此徒增苦恼,莫若以最苦涩的方式,重逢、道别,把故事留在心里,任风雨打湿、任流年侵蚀,或许,那回忆落地生根,长出的不再是遗憾,而是对于命运的看破。 那些随意重逢的故事,无声无息的送别,站在雨后的窗台前,折一只纸鹤,装满思念,任其在风雨里飞过山川原野,落在她休憩的梦里,历史的画卷舒张,忘记了的过往,收藏在雨里,滴落成生命里最美丽的邂逅。
  • 百度
  • 腾讯QQ
  • 360搜索
  • 搜狐
  • 网易
  • 360导航
  • 搜狗
  • 神马
  • 世事无常,谁又能把日子过的那般纯粹无暇,以一颗简单的心,打望四季轮回。我们以为所求不过最简单的拥有,久而久之,却忘了你渴望的,是否已将过往摧毁,那颗曾经信誓旦旦不会堕落之心,看惯了人世冷漠,再也经不起多少波浪。只是,在某个日落黄昏的夜里,轻轻摇问镜中那疲惫的容颜。多少次,言不由衷,多少往事,已成了故事。 其实,若彼此忘记,何曾不是一种解脱,简简单单的重逢,又别离,不会产生多少无奈的感慨,最多不过饭后闲暇静坐,说起那时的尴尬之事,偶尔还能润湿眼球。不过,没有人会刻意记起,亦不会追问,一茶一饭,已是最美好的重逢,没有谁去感慨,没有多少故事可以收藏。 最怕不能挽回,却仍旧记得那么一些琐碎的事儿,不相见,只是在细雨温风的日子,送去问候,不打扰,不言过往。想起只是那些铭记于心的过往,没有浮华沧桑的感慨,亦没有那么多的触目惊心。可是,重逢的画面,皆然不会如人所愿,哪怕刻意掩饰,终究还是入了眼,入了心。再也无法当做什么事也不曾发生,哪怕简单的问候,也不知该从怎样的话语开始。 如若可能,只可淡淡相逢,不可那般情深。 情浅,决然不是无情,不是冷漠,而是将所有忽如其来的东西,当做生命的必然。不将往事刻意记起,不将情缘故意删减,那聚与散的界限,必然在冥冥之中被安排,不论如何挣扎,终究逃不过属于彼此的宿命。 谁也难以那么明确的知晓,一个人,在另一个人的心中,占据着多少分量。所以,不必把情意表现的那么透彻,只需要在相见的时候,把最真实的自我,展现在另一个人面前,忘记也好,深刻也罢。有些缘分,哪怕可以追逐,终究只能是匆匆过客,有些相逢,即可以把彼此缺失的时光填补,重新在人海间,找回曾经失落的美好。 然而,谁又能把情绪调节的那么恰到,可以毫无表情的祝福,一个深深眷恋的人,祝福那个梦里魂牵不忘的人儿,从此再也不会在乎她的悲欢。一个人,不是选择忘记即能忘掉,不是选择离开,就能彻底与过去告别,反之则不能放下,又不得已必须放弃,才离开一座城,一个人。物事人非,那熟悉的草木,砖石,仿佛每一个曾经走过的地方,皆然被施了魔法,结下了深深的纠葛。 可是,那逝去的时光,已把过往埋在旧梦里,不论以怎样的姿态怀念,以怎样的心情感受,留念,终究已然回不去。与其给彼此徒增苦恼,莫若以最苦涩的方式,重逢、道别,把故事留在心里,任风雨打湿、任流年侵蚀,或许,那回忆落地生根,长出的不再是遗憾,而是对于命运的看破。 那些随意重逢的故事,无声无息的送别,站在雨后的窗台前,折一只纸鹤,装满思念,任其在风雨里飞过山川原野,落在她休憩的梦里,历史的画卷舒张,忘记了的过往,收藏在雨里,滴落成生命里最美丽的邂逅。
  • 百度
  • 腾讯QQ
  • 360搜索
  • 搜狐
  • 网易
  • 360导航
  • 搜狗
  • 神马